<table id="oxqx0"><menu id="oxqx0"></menu></table>
  • <var id="oxqx0"></var>
      <table id="oxqx0"></table>

      “話劇陜軍”來了!又“土”又好看

      2022-06-17 06:12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

      調查問題加載中,請稍候。
      若長時間無響應,請刷新本頁面

        記者蔡馨逸

        在我國的文化版圖中,有一塊土地以厚重的歷史文化孕育出現實主義人文關懷和創作傳統,誕生了《創業史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白鹿原》等文學佳作,以及《老井》《紅高粱》等影視作品,那就是陜西。

        近年來,繼“文學陜軍”和“影視陜軍”之后,“話劇陜軍”成為一支不容小覷的力量:《白鹿原》走遍全國74個城市演出430余場,吸引觀眾超過60萬;《麻醉師》《柳青》連續兩屆斬獲文華大獎;《主角》“未演先火”,首演前全國巡演已預售97場;《路遙》入選由中國藝術研究院推薦的“在‘講話’精神的照耀下百部文藝作品榜單”……

        在用作品與市場對話中,陜西話劇形成了獨特的氣質。它總有些“土”:陜西話、黃土高原、小人物的悲歡離合在舞臺上流轉變換;但又“土”得厚實、精彩:鄉音中透著鄉情,黃土累積成文化意蘊,小人物身上雕刻出時代風骨。

        文學土壤孕育出話劇之花

        “可是我要唱、我要唱!我一聽到秦腔的樂聲,我就渾身顫抖、血脈沸騰,熱淚盈眶!這是八百里秦川的樂聲……是我們千千萬萬普通老百姓靈魂中生命吶喊的聲音……我要唱!我要在這新時代的好時光里,為我的父老鄉親唱!”臺上,主角憶秦娥將半生跌宕化作深情道白。臺下,掌聲響起,直至落幕經久不息。

        近日,陜西人民藝術劇院創排的話劇《主角》結束了在西安的演出,即將前往全國21個城市開啟巡演。

        《主角》改編自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、陜西作家陳彥的同名小說,講述了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到秦腔名伶的人生軌跡,伴隨展開秦腔劇種的傳承變遷和復雜世相的宏闊畫卷。

        從60余萬字的小說,到3個多小時話劇,話劇《主角》的創作并不輕松。

        話劇與戲曲兩種藝術形式怎么跨界融合?小說里近半個世紀的沉浮際遇如何取舍濃縮?演出與生活的戲中戲怎樣穿插銜接?從2019年3月拿到《主角》的話劇改編權,這些問題就擺在了主創團隊面前。

        三年來,主創團隊11次組織專家研討,多次到陜西三原、涇陽、眉縣的“戲窩子”體驗采風。

        編劇曹路生9易其稿,用《楊排風》《白蛇傳》《游西湖》《狐仙劫》等秦腔劇目串起憶秦娥的藝術成長與命運變遷,形成戲曲與話劇的互文。導演胡宗琪用一把不變的紅椅子和54個場景的變化,實現戲曲舞臺與生活場景的跳進跳出——憶秦娥每每坐上椅子、穿上戲服都意味人生際遇的轉變,將秦腔名伶的人生與戲曲緊密交織。

        為了詮釋好秦腔演員的身段氣質,演員們從壓腿、踢腿、跑圓場、靠山膀、倒立等學習戲曲基本功。憶秦娥的扮演者劉李優優說,在踩胯、劈叉時幾乎所有演員都疼得掉過眼淚,只有體會過秦腔演員吃過的苦,才能了解他們的感受。

        舞美、燈光、服裝、道具、音響……每一個環節都在精益求精,合力呈現一部對得起觀眾的舞臺作品。在首演之后,根據專家和觀眾的建議,主創又對演出呈現進行多次提升。

        “如果文學是樹,話劇《主角》則是精心打造的家具。”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濮存昕說,“陜西人藝給予我們一個文學劇院的形象,在文學中汲取選題,來建立劇目,扎根、植根于這片沃土,演老百姓的事,演人民生活。”

        《主角》并不是陜西人藝首次將茅獎作品搬上話劇舞臺。當2014年陜西人藝決定排演大戲時,陜西文學便進入了他們的視野。

        “《白鹿原》是陜西文學的高峰,有極高的文學性和藝術性,地域特征濃厚,作為陜西的院團,將這樣一部作品搬上舞臺,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榮幸。”陜西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李宣說,從2015年底首演至今,《白鹿原》走遍全國74個城市演出430余場,吸引觀眾超過60萬。

        三年后,陜西人藝再次從文學中尋找靈感,推出話劇《平凡的世界》,目前已演出超過246場,觀眾超過30萬。

        在李宣看來,陜西文學為話劇提供了豐厚的創作土壤,從《白鹿原》到《主角》,陜西人藝用舞臺藝術重塑文學精神內核,從“文學陜軍”邁向“話劇陜軍”。

        近年來,陜西的話劇工作者以扎實的藝術創作推出“茅獎三部曲”、《麻醉師》《柳青》《長安第二碗》《路遙》等作品,兩度斬獲文華獎,多次獲得“五個一工程”獎,活躍在戲劇節和巡演舞臺。

        扎根現實講述大時代

        舞臺上,雪花漫天飛舞、黃河奔流不息,黃河號子時而鏗鏘嘹亮,陜北說書時而悲切曲折。光影變幻、樂曲流轉間,觀眾們仿佛置身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黃土高原,跟隨演員一起經歷著名作家路遙追求文學理想的一生。

        5月23日,西安話劇院創排的話劇《路遙》在西安新城劇場上演。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發表80周年之際,話劇《路遙》入選由中國藝術研究院推薦的“在‘講話’精神的照耀下百部文藝作品榜單”。

        話劇《路遙》由著名作家、劇作家唐棟執筆,著名導演傅勇凡執導,以作家路遙為主人公,生動刻畫路遙生活中的困頓與煩惱,以及他文學創作的追求、曲折與成功,著力還原這位耿直敦厚、熱愛人民、癡迷文學的作家。

        在話劇中,面對各種文學思潮沖擊,路遙用現實主義創作手法寫出的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一部接連遭遇退稿,被評論界批評“過于陳舊”。是追趕潮流,還是堅守初心?他清醒而堅定地回答:“文學,如果不能成為當代社會的呼吸,不能傳達普通人的苦難和焦慮,那它就不配成為文學!”

        發端于悠久的人文歷史傳統,延續了延安時期紅色文藝的基因,陜西文藝凝結出一種現實主義的創作理念和藝術范式,它不僅存在于文學中,也彰顯在話劇舞臺上。

        西安話劇院的前身是成立于1953年的西北人民話劇團,是新中國成立后西北地區第一個話劇表演專業團體。

        西安話劇院院長任雪迎說,從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《延水長》《艱難時事》,到近年來在全國巡演的《麻醉師》《柳青》《長安第二碗》《路遙》,西安話劇院充分挖掘運用陜西地域元素,注重描摹小人物的生活變遷,展現時代發展變化,講好百姓故事,抒發時代共鳴。

        在《柳青》中,柳青和皇甫村村民的日常交往演繹的是新中國農村運動的轟轟烈烈;在《長安第二碗》中,一家葫蘆頭泡饃館的人間煙火濃縮了40年的改革巨變;在《紅箭紅箭》中,秦嶺深處的軍工科研人員在愛情與事業的抉擇、理想與現實的沖突中扛起國家使命……

        “寫時代必須塑造人。”任雪迎說,塑造好人要熟悉生活,才能真正表現出人物的言行。

        柳青從一個帶有一些“洋味”的知識分子,轉變為一個與鄉親們心連心的“莊稼人”的過程,精準地體現在“圪蹴”這個泥土氣息濃厚的動作上。“圪蹴”是陜西關中方言“蹲”,也是關中農民習以為常的動作。柳青的扮演者林波說,“圪蹴”是專門設計的動作,它代表柳青把縣委副書記的官架子放下,從動作行為到內心感受都去貼近農民。

        在《路遙》的舞臺上,面對生活拮據,路遙動過為老板寫傳記賺錢的心思;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一部出版后,聽到批評的聲音,他極其苦悶……猶豫徘徊過后,他再次鼓起勁來,回歸文學初心。“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的路遙,看到他的內心沖突,看到一位作家終生的勞績和使命。”評論家肖云儒說。

        面向市場改革創新不止步

        如今西安話劇院已經走過69個年頭。前身是成立于1948年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九軍文藝工作團的陜西人藝即將迎來74歲生日。這兩個伴隨共和國成長的文藝院團,見證、參與了我國文化事業的發展。

        在西安市建西街163號陜西人藝的辦公樓后,有一個能容納200多位觀眾的小劇場。它建成于2011年,是當時西安第一家話劇專業觀演環境的小劇場,也是陜西人藝面向市場求發展的起點。

        20世紀八九十年代,在電影、電視、流行音樂等新興娛樂方式的沖擊下,話劇日漸式微。為了激發文藝院團活力,2009年,國家開始對國有文藝院團“事轉企”改制。不少院團在變革帶來的動蕩中開啟了復雜且艱辛的探索。

        2012年,李宣擔任院長時,陜西人藝已經連續7年沒排演大戲,日常在崗的員工只有12人,賬面余額1萬多元。怎么讓劇院活下去成了擺在她面前的頭等大事。

        “劇目是立院之本,該做的就是排戲。”李宣說。在無編劇、無演員、無觀眾的情況下,李宣和其他八個職工組成了“劇目股東會”,自掏腰包、自編自導自演了陜西人藝的第一部小劇場話劇《欲望酒吧》。為了宣傳話劇、考察市場,“股東們”創作之余到西安市各個人流密集的地方發宣傳單,邀請觀眾走進劇院,聊一聊他們對話劇的看法。

        從第一場演出只有一個觀眾,到連演36場場場爆滿,《欲望酒吧》不但實現盈利,更讓陜西人藝看到回歸主業,走向市場的曙光。2013年,他們趁熱打鐵連排13部小劇場話劇,通過一個又一個劇目,摸索管理機制,儲備藝術人才。同時,陜西人藝邀請西北大學人力資源管理專業團隊,對員工薪酬福利進行了企業化改革,用目標責任制配合績效薪酬體系激發出員工創作演出的積極性。

        同一時期,西安話劇院也在摸索現代化文化企業改革。“萬變不離其宗,劇目質量就是生命線。”任雪迎說,“在確定選題后,我們把項目負責制落實到劇目的創作、演出、宣發、文創全流程,為排好劇、闖市場打牢基礎。”

        在堅守與變革中,陜西話劇院團迎來了新的機遇。

        隨著人們文化娛樂生活豐富和消費能力提升,話劇以獨一無二的現場感和藝術張力俘獲眾多觀眾的心,走進劇院重新成為潮流。

       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布《2021全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》顯示,2021年全國話劇演出總場次1.61萬場,票房收入達到23.89億元,消費主力是18至39歲的年輕人,其中“95后”“00后”消費者占比呈逐年上升趨勢。

        比起單純欣賞演出,年輕的話劇觀眾們更追求體驗感和獲得感。

        為了滿足觀眾新期待,讓劇目可觀看、可互動、可分享,劇院在舞臺外下的功夫并不比舞臺上少:演出前,配合購票電商平臺推出宣傳海報和文字介紹,在劇院大廳擺放海報展板、宣傳冊和文創產品營造打卡拍照的氛圍,演出后,發布高清劇照、組織簽售和觀眾見面會活動,瀏覽社交媒體收集觀眾反饋……

        “隨著市場發展,院團從創排劇目、運營推廣、版權保護、周邊開發多點發力,打通話劇產業鏈上的每一環。這是話劇院團現代化管理水平的提升,也是我國話劇市場未來的發展方向。”李宣說。

      [責任編輯: 張曉榮 ]
      閱讀剩余全文(
      為你推薦
      夏至將至,湖南省資興市唐洞街道香花村農民搶抓農時,忙著在荷田里開展施肥等夏管作業,田間地頭一派忙碌景象。夏至將至,湖南省資興市唐洞街道香花村農民搶抓農時,忙著在荷田里開展施肥等夏管作業,田間地頭一派忙碌景象。
      21
      連日來,廣西融水苗族自治縣各鄉鎮的專職消防救援隊奮戰在抗洪搶險一線,營救、轉移、疏散被困群眾。連日來,廣西融水苗族自治縣各鄉鎮的專職消防救援隊奮戰在抗洪搶險一線,營救、轉移、疏散被困群眾。
      21
      6月17日以來,江西省多地遭遇強降雨。6月17日以來,江西省多地遭遇強降雨。在樂平市、德興市和婺源縣,強降雨導致多處積水,當地政府立即組織力量轉移群眾。6月17日以來,江西省多地遭遇強降雨。
      21
      當日,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舉行的2022年世界游泳錦標賽花樣游泳女子雙人技術自選決賽中,中國選手王柳懿/王芊懿獲得金牌。當日,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舉行的2022年世界游泳錦標賽花樣游泳女子雙人技術自選決賽中,中國選手王柳懿/王芊懿獲得金牌。
      20
      6月19日,游客在宣恩縣曉關侗族鄉宋家溝村的梔子園里采摘梔子花。6月19日,游客在宣恩縣曉關侗族鄉宋家溝村的梔子園里采摘梔子花。6月19日,游客在宣恩縣曉關侗族鄉宋家溝村的梔子園里采摘梔子花。
      20
      近日,甘肅省敦煌市制定出臺多項旅游優惠措施和獎勵補貼政策,包括景區門票優惠、發放文旅消費券、推出系列免票游等,并對旅行社、演藝演出公司、賓館飯店等相關實體給予獎勵補貼,促進文旅產業復蘇,拉動文旅市場消費。
      20
      圖為救援人員正在現場救援。中新社記者 蒙鳴明 攝  圖為救援人員正在現場救援。中新社記者 蒙鳴明 攝  圖為救援人員正在現場救援。中新社記者 蒙鳴明 攝  圖為救援人員正在現場救援。
      19
      近日,記者從成都鐵路局集團有限公司獲悉,6月20日零時起,全國鐵路調圖后,位于重慶市渝中區菜園壩的重慶火車站將停止辦理客運業務。近日,記者從成都鐵路局集團有限公司獲悉,6月20日零時起,全國鐵路調圖后,位于重慶市渝中區菜園壩的重慶火車站將停止辦理客運業務。
      19
      畢業季即將到來,內蒙古師范大學連日來對學生公寓、餐廳、浴室等校園場所進行消殺,迎接返校的應屆畢業生。畢業季即將到來,內蒙古師范大學連日來對學生公寓、餐廳、浴室等校園場所進行消殺,迎接返校的應屆畢業生。
      19
      這是6月16日在四川省達州市達川區雙廟鎮拍攝的蔬菜大棚(無人機照片)。園區將產、供、銷有機結合,年產蔬菜10萬余噸,吸納當地2000余人就近務工,人均年增收達2萬元,助力鄉村振興。
      17
      載入更多資訊
      返回
      返回

      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

      朋友圈

      點擊瀏覽器下方“”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“”按鈕

      點擊右上角QQ

      點擊瀏覽器下方“”分享QQ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“”按鈕

      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观看